接力人手记 | 我去了一线口罩工厂当志愿者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1日

生物学子、病毒科普文章编辑、口罩加工厂工人、科学防疫手册多语言版本编译人员、驰援湖北的物资协调管理员……疫情爆发后这些天,接力长江8期学员查雨其的身份在不断切换,唯一不变的,是抗击新冠病毒志愿者。

这篇文章是她做志愿者的手记,让咱们看到还有这么一群人,心怀大爱,默默为抗“疫”奔走。

接力长江8期学员查雨其

作为志愿者在苏州口罩厂的工作车间

文 | 查雨其

 

1

天气预报曾说,今年的冬天,会是一个暖冬。但咱们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冰冷和萧瑟,它的名字,叫COVID-19。

1月21日凌晨,我看着钟南山院士资讯发布会的直播,眉头紧锁给我的同事,也是最好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请求她当日中午不要踏上返回襄阳的动车。

当时虽然钟院士已经肯定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但是湖北的确诊病例数还没有统计公布,大部分普通人对于病毒的高度传染性还没有足够的预警和正确的认识。但我作为一个生物学子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个病毒的严重程度会远超当时的预期。

我成功说服了我的好友,但我的好友却没能说服她在襄阳的父母。另一方面她也表示,如果情况真的会变得像我预计的那样糟糕,那她还是希翼能够回到父母的身边。

1月21日中午,我给好友送去了一些增强抵抗力的保健品,再三叮嘱她不要去武汉转车,心情复杂地送她踏上了回乡的归途。

那时的咱们还安慰彼此,这个病毒也许只是2020年春节一个波澜不惊的小风波,一个星期后咱们又会开开心心地见面,开始新的一年的工作。却未曾想咱们这次分别之后的一个月,都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

 

2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密切关注着疫情的变化。随着武汉封城,人们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回想起2003年的噩梦——SARS。

同样是冠状病毒,同样是在春节期间爆发,但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最大的不同,是它爆发在了一个互联网时代。从1月21日到1月25日,呈几何倍数传播的,不仅是病毒本身,更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谣言。

互联网的发展为防疫提供了一定的便利,使得信息能够更快速、公开、透明地传达到全国各地。但同时,它也为防疫带来了巨大的困难,病毒侵害的是咱们的身体,而谣言和恶意扭曲的舆论,侵害的是咱们的理智和感情。这次,国家不仅需要防控病毒,还要稳定人心。有趣的是,比起官方发布的消息,如今大家更愿意相信公众号文章和群消息。这背后的原因,超过了我的常识范畴。如果人性和政治可以像生物化学实验一样,用仪器精确分析,那么咱们也就不会进化出现在这么复杂的社会了。

出于一个生物学子的责任感,和我想要守护好我身边的一方天地的私心,从1月21日起,我开始在我的个人公众号“夙说天下”上发布《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科普》系列文章。虽然作为个人公众号,转发量和阅读量都有限,但至少我希翼能够缓解我的家人和朋友们的紧张和恐慌,让他们知道,在他们的身边,还有我作为科学的后盾,帮他们抵抗谣言,科学防疫。

 

3

大年初一的中午,我在朋友圈看到苏州市一家口罩厂征集志愿者的消息,报名之后得到的答复是立即就需要人手。当时家人还没有做完午饭,于是我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就跑去了口罩工厂。

作为临时工咱们志愿者并不具备操作口罩生产机器的能力,能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简单和枯燥,无非就是搬运、整理、检查和包装。

我领到的任务,是在口罩生产线上检查并理顺口罩的耳挂。从一点半到五点半,我一直就在机械地重复四个动作,从生产机器上拿起口罩,抖动理顺耳挂,扔掉不合格的口罩,把合格的口罩放进收集框。一个下午,就这样经手了12000个口罩。

期间我上游的工人小姐姐一直跟我说如果累了可以去休息,她可以自己完成下游的这些事情的。但我知道她其实已经连续站着工作了10个小时,只能在等原料的时候靠着墙休息一会儿,所以是怎么样也不好意思自己去休息的。

四个小时的工作不曾让我感到疲累,因为我的热情很大很大,大到希翼咱们所做的努力可以解决一线医务人员的燃眉之急;我的期待又很小很小,小到只希翼,我身陷重点疫区的好友们,能用上我亲自做的口罩。

 

4

1月26日,在朋友的先容下,我作为科学信息写手和翻译员加入了海外防疫宣传志愿者小组。这个组织的目标是做出多语言版本的科学防疫指南,帮助全世界的人们科学地认识病毒,理智地面对疫情,对抗因为恐慌和无知而产生的针对海外华人的歧视。

防疫手册的时效性非常重要,为了尽快做出手册,权衡之后,我暂时放下了口罩生产志愿者的工作,全身心的投入到科学防疫指南的撰写和翻译工作中。

终于在2月8日,40多位志愿者历时两个多星期的努力之下,中英双语版的《共同战斗“2019新型冠状病毒”常识指南》率先上线,法语版本也会在后续发布。这不仅是一个防疫的科普手册和常识指南,更是咱们海内外青年志愿者出于人道主义的发声和呼唤。

在这段艰难的日子中,咱们看到了许多令人心痛的消息和现象。最可怕的不是疫情,而是人们被压力、恐慌、紧张等一系列负面情绪淹没后所产生的互相猜忌和伤害。

这是一场需要咱们万众一心的战役。也许对于非重点疫区的人们来说,除了无法出门和经济停滞带来的影响,疫情只是每天在资讯上看到的不断变化的数字;可是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他们是咱们的同胞,是曾经在武汉这个美丽的城市、在湖北这片质朴的土地上勤恳工作、努力生活着的人们。

通过这个手册,咱们不仅希翼能够帮助大家正确对待病毒,更希翼能够帮助大家正确对待疫情中的人们。希翼大家在看完手册后可以和咱们一起做到——科学防疫,不盲目恐慌;不造谣,不歧视,隔离不隔心。

不要让口罩成为交流的阻碍,不要让隔离成为心灵的监牢!


5

随着中英双语版的防疫手册上线,我在志愿者小组中的工作也减轻了不少,后续只需持续关注疫情发展并对手册做出及时地更新。虽然早在2月3日我所在的企业就已经复工,但闲不下来的我在工作之余还是想多做些事情。于是在手册发布之后,我又成为了宾大校友会此次驰援湖北的物资协调管理员。

起初的工作真的很揪心,不断地有医院向咱们发来求助,但是物资和资金就那么点。随着2月10日企业陆续复工和政府兜底采购政策的实施,如普通外科口罩之类资源在湖北的空缺被逐渐弥补,但医用护目镜、医用防护服等生产资质要求较高的物资,还是十分紧缺。

除了物资种类在需求上的差异,还有供给在空间上的差异也十分巨大。湖北和其他大城市的物资供应随着产能的提升逐渐跟上,但我云南玉溪的朋友在2月13号依然向我求助,当地医院连1000个普通外科口罩都买不到。我父亲在四川南充政府的朋友也说“只要能给医院800套防护服,下跪都愿意”。

随着政府兜底采购政策的实施,国内的货源几乎被切断,海外的货源价格高昂又有清关的困难,假货劣质货层出不穷,大多资金都要求定向捐赠湖北;咱们真的很难满足所有需求。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物资分配很难争论出一个是非对错,也很难有一个绝对的评判标准。尽管困难重重,但咱们依然在尽咱们所能。希翼咱们的努力,能够多保护一位一线工编辑;希翼咱们的努力,能够多减少一位风险患者。

 

6

有句老话说得好,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闲在家的日子里,大家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自己的专业、长项和能力是不是能为这次的疫情做些什么?就算没有相匹配的事情可以做,也可以贡献一些基础的劳动力。

我感激我能够有这么多做志愿者的机会,让我化应激压力为动力,把接受到的一切消极信息化为正能量。

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是我的父亲告诉我,做人的唯一原则。相信大家从小到大,在父母口中,在总经理口中,在各种公益宣传片中一定都听过无数遍这句话,次数多到有时候这句话就像一座大山压在我的肩头。到底怎样才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当我看到一线医务人员和志愿者们仍然面临物资紧缺,当我遇到拿着假货昧着良心发国难财的人,当我听到我海外的朋友依然遭受歧视和不公平的待遇,我也怀疑过,我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意义。灾难,永远是人性最好的试金石。

平凡的咱们做着平凡的事,渺小的咱们贡献着小小的力量。

我相信有无数和我一样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的人们,咱们的努力终将汇聚在一起,成为驱散武汉隆冬的十里春风,咱们的爱,终究会催开江城的樱花烂漫。

 

7

在此我也想感谢接力长江的小伙伴们、总经理们在这段时间对我的支撑!

咱们也许幼稚,但咱们充满热情;

咱们也许鲁莽,但咱们敢于闯荡。

就像无数充满生命力的小溪,汇入长江,也终将成为辽阔大海上的滔天巨浪。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